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 > 社会 > 正文

法官身子俯下去 群众信任立起来

网络整理 2019-07-03 11:00

湘潭在线7月1日讯(湘潭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刘建强 通讯员 刘倩黎)一起因小事引发的纠纷,让双方当事人都感到憋屈。伤者说:“我受了伤,法院为什么不判他赔我?”被告也委屈:“她无理取闹,我并未有意推她,我还是为公事呢!”案子从一审持续到二审,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两赴偏远的湘潭县分水乡调查协调,终于让双方息诉。

彭女士与胡主任之间的纠纷还要从去年11月说起。2018年11月3日下午,彭女士发现村上修水泥路拖运卵石的货车剐蹭了她家的樟树,还搬动了她设在自家修建的水泥路边的水泥墩。第二天上午,彭女士拦下了施工车辆,要求赔偿樟树。施工人员请来村委会胡主任,胡主任反复与彭女士解释、协商,但始终无法说服她放车。胡主任很着急,村上道路是村民自发筹措资金修建的,施工机械、人员都在等着原材料进场,但眼前彭女士以赔偿问题未解决为由,拒绝移开路障。

为了不误工期,胡主任带领施工人员移开了水泥墩,于是,双方由言语冲突升级为肢体冲突。冲突中,胡主任在被彭女士追击时用手推开她,导致彭女士摔倒并后脑着地受伤。彭女士送医伤愈后,向法院起诉胡主任,要求对方支付医疗费等各类损害赔偿2万余元。

一审法院以胡主任无过错为由,驳回了诉讼请求。但彭女士不服,向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了上诉。

负责这起人身损害赔偿案二审的员额法官李亚勤,是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非诉执行局局长。通过阅卷,他感觉这起案子虽小但是很棘手——双方当事人的关系闹得很僵,同时这起案件起因于村干部从事公务时与村民发生的纠纷。

第一次上门了解情况,彭女士的情绪激动,她认为自己受了伤,胡主任理应赔偿。而胡主任更是觉得冤屈,自己为村上的工作尽心尽力,这次也是因为村里修路的事而发生。他觉得彭女士作为村民,应该支持修路工作,而她受伤也是源于自己先动手。况且,村上的党员和群众都支持胡主任。

作为二审法官,李亚勤分析认为,当事双方发生冲突的过程中,面对彭女士的追击,胡主任用手推开彭女士,虽无过错,但其行为与彭女士的受伤结果存在因果关系。在剔除彭女士治疗其他器质性疾病的费用外,胡主任还是应该适当赔偿。但他又是出于本村公共利益,且有党员和群众支持,要他个人赔偿于情理不合。若法院强行判决,对保护基层干部的工作积极性也十分不利。

“既要保护伤者的合法权益,又要支持农村基层工作。”李亚勤想,只有充分依靠基层党委政府的支持,取得当事人和基层干部的理解,调解结案才有利于化解矛盾。于是,他和分水乡主要负责同志进行沟通,取得了乡党委政府的支持。

第二次去分水,李亚勤会同乡党委和司法所一起找村支部书记和胡主任谈话,也找了彭女士夫妇和亲属做工作,最终拿出一个方案:由乡人民政府解决2000元,以胡主任的名义赔偿给彭女士,后者自愿撤回上诉。这样一来,彭女士经济赔偿的请求得到了适当解决,胡主任也意识到作为村干部,今后要改进工作的方式方法。一起难解的纠纷终于息诉解纷。

“法官如果只是机械地在法庭上审理案件,久而久之,那就会变成一台办案的机器,难解人情,难辨案情。”当事人握手言和后,李亚勤感触良多。他说,真正的定纷止争,应该多实地走访,多联系当地,深入细致地了解情况,耐心地做工作,兼顾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。法官的身子俯下去,群众的信任才会立起来。

标签 法官 群众